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申遗专栏

旅游资讯

门票价格

景区门票 136元/人
天一巷、辣椒峰、八角寨、紫霞峒
夫夷江漂流门票 120元/人
夫夷江漂流
景区优惠门票
(含漂流)
186元/人
夫夷江漂流、天一巷、辣椒峰、八角寨、紫霞峒
联系电话
内页单独侧边

山盟,揭秘中国崀山申遗之路

来源:未知 作者:tryine时间:2012/7/24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字号:T|T

●神奇八角寨

●丹霞赤壁

●崀山丹霞——林家寨峰丛景观 贺君摄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凌晨。一个喜讯穿过漫漫长夜,从遥远的巴西高原传来。在巴西利亚举行的第三十四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丹霞】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四十个世界遗产、第八个世界自然遗产。一个人间庸常的日子,因此具有了特殊的意义。崀山,顷刻间成了全世界搜索的一个关键词。四年前,敢为天下先的湖南崀山人首倡中国丹霞系列捆绑申遗,把一个梦想变成了一个非凡创举。从此,崀山一路引领着【中国丹霞】,从一步一个脚印的推动到加速度领跑、冲刺,终于冲出国门、走向世界。有人甚至这样形容——【崀山撬动了地球】。

  追溯崀山申遗之路,其实也就是追溯【中国丹霞】申遗之路。

  文/陈启文

  崀山丹霞地貌“类型多,品位高,一景多姿,多景组合”,堪称是中国丹霞地貌的极品、顶级资源和杰出代表

  很多人都描述过一种类似的感觉:当你突然面对她的一瞬间,有一种力量那么猛烈地震撼了你。这种力量来自一座山,一种亘古的存在。

  崀山,天下良山。这样一片绝美的风景,对它的发现和认知也有一个非凡的过程。

  追溯,一直追溯到上古的传说,第一个发现崀山、替崀山命名的是舜帝。相传当年舜帝南巡,在地老天荒中沿着资水一路走来,一片风光旖旎的山水渐渐进入了这位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的视野。他惊叹:“山之良者,崀山,崀山!”但这不是历史,而是一个传说,一个远古的神话。

  对天地间大美的发现,往往与诗人的慧眼有关。抗战期间,当代杰出诗人艾青曾随其任教的衡山乡村师范迁至崀山脚下的新宁古邑,就是在这里,诗人写下了他的代表作之一《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据艾青当年的学生回忆,诗人当年对崀山的风景还发出了这样情不自禁的赞叹:“桂林山水甲天下,崀山山水甲桂林。”为了求证,崀山人专程赴京拜访诗人,艾青说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崀山。他欣然命笔,把他半个世纪前的口吟书写成了纸墨:“桂林山水甲天下,崀山山水赛桂林。”只改了一个字,就更加意味深长了。我们是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第一个从现代景观美学的意义上最先发现崀山的,是艾青,是诗人神奇的缪斯之眼。

  而从地理学意义上发现崀山的,则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丹霞地貌学说的创始人陈国达先生。1992年春天,先生应邀来崀山考察。一进山,老人的步履就加快了,快得你简直看不出这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人。这个以一生的生命来洞察大地秘密的老人,一直眼睁睁地看着,他和我们一样,震撼了,震惊了,又不停地感叹,惋惜,说他来得太晚了。他说,当初如果不是先到广东的丹霞山而是湖南崀山,那么世界地质史上就无丹霞地貌而只有崀山地貌了。老人如此赞美崀山,只因为在地球上的同类地貌中崀山比丹霞山更为奇特,更典型。一直到依依不舍的告别崀山时,他还在一个劲地赞叹崀山是“丹霞之魂,国之瑰宝”。

  从那以后,又有黄进、彭华、梁永宁、保罗·丁沃、沃尔夫冈·伊德、克利斯·伍德、吉姆·桑赛尔等一百多位国内外专家一个又一个的相继走来。崀山的充满了诗意的山水之美、独特的地貌与景观之美和她以亘古以来演绎、保存的自然遗产品位,开始剥开被岁月层层包裹的外壳,逐渐得到揭示。有当代徐霞客之称的黄进教授,在对崀山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深入考察后,认为崀山是中国发育得最完美的丹霞地貌;中山大学教授彭华说,崀山丹霞地貌“类型多,品位高,一景多姿,多景组合”,堪称是中国丹霞地貌的顶级资源和杰出代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保罗·丁沃说,崀山具有突出的普遍的价值,崀山峡谷可与美国大峡谷媲美,崀山将军石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雕塑。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核心专家吉姆·桑赛尔博士在崀山八角寨顶看到壮观的丹霞群峰时无比激动:“我仿佛找回了十五年前在武陵源考察时的感觉!”

  2009年9月2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遗产保护联盟(IUCN)专家沃博伊斯、禹卿植一行对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进行了综合评估考察,他们在向IUCN正式提交的考察报告称:“湖南崀山地质价值在中国丹霞中名列第一,最具有代表性,完全符合世界自然遗产标准。”——崀山独特的地质价值,为中国丹霞最终能够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

  绝美的风景,在呼唤大气魄和大手笔。旅游立县,让新宁、崀山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从崀山申遗到中国丹霞系列捆绑申遗,崀山人一个梦想变成一个非凡的创举

  崀山,地处资水上游,深藏于雪峰山和五岭之间的湘西南腹地。当人们意识到崀山作为风景的价值后,这里的旅游资源就一直在零零星星的开发着,然而也一直是一个低水平的“农民公园”。崀山人一直就面临着无法突围的困境,他们打开山门,却又突然发现这道门离世界却是那么的遥远。崀山人每迈出一小步,都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崀山人也这样一小步一小步地努力缩短他们同世界的距离。

  2006年,无疑是新宁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年份。就在这年,在新宁做了4年县长的陈优秀,当选为中共新宁县委书记。从踏上新宁崀山这片土地开始,他就对着这片神奇的大山在心里发誓,一定不辜负这绝美的风景,一定要造福于大山里的人民。有一个念头在他心里蛰伏已久,像新宁这样一个老少边穷的县份如何实现“后发式跨越”?新宁最独特的优势又在哪里?他的目光最终还是长久的落在了崀山上。顺着他的视线,你会发现,以崀山为主体,一边是植被丰富的舜皇山国家自然保护区,一边是越城岭北麓拥有30多万亩草山的黄金牧场,这“一体两翼”,恰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鹏。这只风采独特的巨鸟,该以怎样的一种姿态起飞?

  这就是他一直在酝酿着的一个战略设想,一个并不能轻易做出的选择:旅游立县。

  旅游立县?!这在当时,不啻于一块巨石扔进了静静流淌的夫夷江。旅游能不能立县?如何立县?很多人一开始就提出了尖锐的质疑。当时全县的旅游收入在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人们不敢奢望它能成为一个县的经济支柱。对陈优秀的战略设想,有一个始终不渝的坚定支持者——县长李小坚。我早就听说李小坚是一个很有学养的县长,一见面,一交谈,果然。他坦诚地说,当时,我们的旅游还处在初级阶段,处在艰难的爬坡时期,在这个阶段就提出“旅游立县”,有思想分歧、有争议是可想而知的。旅游立县着眼的是新宁未来的发展空间,旅游带来的不仅是单纯的门票收入,每一张门票都附加了多方面的效益。

  就在新宁人做出“旅游立县”这个决策后不久,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全省旅游开发“以张家界为龙头,崀山为龙尾,舞活湖南旅游经济”的构想,这让陈优秀底气更足、心里更明:着力打造继张家界之后的湖南第二张世界级旅游名片,促进“北有张家界,南有崀山”旅游新格局的形成。

  绝美的风景,在呼唤大气魄和大手笔。旅游立县,让新宁、让崀山,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谁都知道,旅游立县,崀山是立足点,是最大的支柱。但这个支柱到底怎么才能立起来?申遗!从最初设想的崀山申遗,到中国丹霞系列捆绑申遗,一个梦想在崀山人心中萌生已久,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很快,崀山人就捕捉到了一个契机。2006年7月,第十届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学术研讨会即将在甘肃省张掖市召开,崀山决定在这个会议上把中国丹霞地貌捆绑申遗的想法和盘托出。中山大学教授、中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学术研究会会长彭华听了很兴奋。他敏锐地意识到,这将会是一个值得学术界关注和探讨的焦点。

  在张掖会议上,新宁县崀山管理处派来的代表走上了大会的讲台。这是一次石破天惊般的发言,全中国的丹霞景区,都听见了崀山的声音:“在国内众多的丹霞地貌景区中,还没有单独的丹霞地貌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中,国内丹霞地貌只有捆绑申报,资源互补,形成合力才能尽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预备名录,才能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这一番话说得风生水起,会场上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

  一个梦想变成了非凡的创举——由崀山首倡,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牵头的湘、粤、闽、赣、浙等地的丹霞地貌景区,以“中国丹霞”的名义捆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在全世界而言,由跨越多个省份的景区一起申遗,还是第一次。在崀山人不遗余力的推动下,2006年岁末,由国家住建部主持的“中国丹霞地貌联合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研讨会”在长沙召开。这标志着,中国丹霞地貌系列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正式启动,开始进入了国家层面的运转。

  对于新宁人,还有什么比崀山申遗更重要呢?新宁人喊出的口号是,一切为了申遗!县委、县政府把崀山申遗作为“新宁一号工程”。省委、省政府也高度重视,将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在新宁又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那是2008年一个炎热的夏天,陈优秀匆匆赴长沙汇报申遗工作。当车行至潭邵高速公路水府庙服务区,他眼尖,突然看见了什么,赶紧叫司机停车。车一停,还没等别的人反应过来,他推开车门就径直向一个身影走去,那是当时的省长周强。这样的一次巧遇,又何尝不是一次绝好的汇报机会。周强亲切地接见了陈优秀。这次特殊的汇报为崀山申遗收获了一份意外而又期盼的惊喜。不久以后,周强省长就对崀山申世遗作出了两个“坚定不移”的批示:“省委、省政府和省直相关部门要坚定不移地支持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邵阳市委、市政府和新宁县委、县政府要坚定不移地抓好崀山申遗工作。”

  随后,时任省委书记的张春贤也亲临崀山考察指导,作出了“申办需要什么,省里就支持什么”的重要批示。

  省政府先后就推进崀山申遗工作召开4次省长办公会,时任省委常委、副省长徐宪平主持了其中3次会议。4次省长办公会落实了省直部门项目支持资金9860万元。

  邵阳市委书记童名谦、市长郭光文、市委常委王长忠、副市长张殿文一次次走进崀山现场办公,解决申遗中的具体问题。诚如陈优秀所说,崀山申遗是一种上上下下凝聚而成的合力共同造就的。从中央到省里,市里,还有省住建厅的全程指导,没有这些坚强的后盾,仅靠新宁一个县的力量,崀山申遗不可能走到今天,走向世界。

  2009年1月8日,“中国丹霞”在国内竞争中突出重围,成为2010年中国唯一的世界自然遗产申报项目,正式走出国门。

  世界听见了,中国崀山,中国丹霞,在热切地呼唤。

  如果说中国最发达的特区曾经创造了“深圳速度”,而地处西部欠发达地区新宁则创造了一种“后发式跨越”的神奇速度——崀山速度

  2009年3月,中国丹霞申遗材料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审核,拿到了2010年世界遗产大会的入场券,正式成为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至此,崀山申遗,中国丹霞申遗,承担的已是一个国家的光荣与使命。

  崀山人迎来了最大的一次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摆在崀山人眼前的,是半年之后,预定在2009年9月的迎检——国际专家受世界遗产中心委派对各个遗产提名地进行严格考察。

  新宁人喊出的口号是:决心一次下定,措施一步到位,申遗一举成功!

  这是崀山人和大山订下的盟约,不是海誓,却是山盟。

  县几大家班子团结带领全县人民,举全县之力,聚全民之智,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申遗攻坚战。

  北大门工程建设工地有20多户、100多人需要整体搬迁。那天的动员会上,北大门工程指挥长、副县长黄锡没用秘书早已写好的报告,而是从一个设问开始,不是问老百姓,而是问自己:“我现在就是连村七组的一个拆迁户,面对拆迁,我该怎么办?”当他这样问时,他实际上已经站在一个老百姓的立场上。一个老百姓,他的想法很实在,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从一个地方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必须比这个地方强他才肯搬,还必须考虑到他们未来的活路,子子孙孙的都要考虑到。这就要求政府让利于民了。在规划中的北大门左侧,有一片依山临街的土地,极具商业开发的价值。事实上,这片土地也早已被开发商盯上了。这就是对执政者的考验。这样一块肥肉,寸土寸金,你是给开发商,还是给老百姓?新宁县委、县政府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把它用来安置拆迁户,不仅给宅基地,还给予优厚的安置、补偿标准,按景区和城建规划统一建设新村。而老百姓未来的活路自然也早已想好了,就在新村建设的同时,还规划建设一个大型农贸土特产品超市,优先给这些拆迁户经营。对于这样的拆迁和安置,你说你还有什么犹豫的吗?

  奇迹真的出现了!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有的老百姓自己开始拆迁、搬东西了。有趣的是,那个原本准备带头拆迁的村民组长,一早起来,看见群众行动比自己还快,一下急了。他唯恐自己落后,连家里的鸡鸭都来不及捉走,赶紧就把推土机请来了。着急的,不光是村民组长,还有的老百姓更简单,在自己墙上用铁镐挖一个洞,就表示这座房子同意拆迁了……

  在大规模的环境整治中,涉及景区8个行政村近万名群众的利益格局调整,尤其是对核心景区有碍观瞻的民居以及污染企业的拆迁,堪称是天下最难的事。但在整个整治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个钉子户,没有动用一个警力,没有一户是依法强制拆迁的,没有一个越级上访的。在当代中国,这无疑是一个奇迹。

  北大门综合工程项目,是崀山申遗的主体建设项目。还在中国丹霞申遗6大提名地互检时,其他丹霞兄弟单位就发现崀山北大门综合工程项目任务大,时间紧,有专家建议崀山先采用钢架结构搞一个临时性的展示中心和监测中心,然后再从长计议。事实上,这也是有先例的,很多世界遗产提名地都建过这样的临时建筑。如果搞临时建筑,工程人员估算了一下造价,最少也要一千多万。而这样一座临时建筑,在专家检查之后还要拆除,再修建永久性建筑。

  怎么办?陈优秀咬着牙说,我们是一个贫困县,折腾不起,只能一步到位!

  这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就上了。开工的第一个月,正值雨季,一个月里只有7天没有下雨。施工人员穿着雨衣和笨重的雨鞋干活。挖掘机变成了泥土搅拌机。整个北大门工地,近2000人参战。每个人浑身是泥,只能看见眼珠子。干不了一会儿,人就深深地陷在淤泥里了。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施工效率,崀山人发明的交叉施工、立体施工——在同一个工地多项目同时施工。这对工程指挥人员的科学调度和组织能力是一种极限考验。难度最大的是展示中心的施工,高峰期,6支施工队同时施工。为了赶工期,他们还发明了“五加二,白加黑”施工法—— 五加二就是五个工作日加上周末两天,白加黑就是夜以继日地连轴转。

  在崀山申遗保护性建设的大决战中,这么大的工程,千军万马,千头万绪,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崀山人创造了死亡报告的零纪录。这样优质、高效而安全的施工,无疑是崀山创造的又一个奇迹。

  2009年9月,IUCN专家走进崀山。这是一次来自世界的检阅。

  那些火柴盒般的、东一幢、西一座的红砖楼不见了,那冒着浓烟的工厂不见了,那横七竖八的电线网不见了,以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为背景,呈现出一排排错落有致、洋溢着湘西南浓郁风情的民居,与青山脚下的田园构成一幅优美的田园风光画卷。一条条在山崖上蜿蜒着的悬空栈道,把你引领至骆驼峰、八角寨、天一巷……每一块小小的枫叶标识牌、每一个凉亭、环保公厕,都是那样体贴入微,一切就是这样舒心养眼。

  这一切,竟是崀山人在半年多的时间干出来的。在申遗决战中,新宁人民凝聚了“尊重科学、敢为人先、坚韧不拔、众志成城”的申遗精神。如果说中国最发达的特区曾经创造了惊人的“深圳速度”,而地处西部的欠发达地区新宁则创造了一种神奇的“后发式跨越”——崀山速度。

  古老的崀山,成了最年轻的世界自然遗产,不仅仅只有光荣,更是一种责任和使命。这是崀山和世界的盟约,也是人类和自然的盟约。崀山人也必将以更珍惜、更和谐地对待大自然的方式来对应世界

  应该说,崀山已向世界交出了自己的答卷。很多人都在拭目以待,崀山人也在翘首期待,中国丹霞申遗的命运,崀山的命运,又该以怎样一种方式最终揭晓?

  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评估结论: Defer!是什么意思?推迟!哪怕最乐观的期待,也是延期一年后再审议。不是崀山人不愿再等一年。而是这里面有太多的变数、太深的玄机。

  陈优秀何等坚强的汉子,当时,他也一下就蓦地怔住了,就像走到了悬崖边,一条路猝然中断了。应该说他有这个心理准备,但这个结论比他预料的还要严重。许久,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一边。忽然,他像重新上紧了发条,一下非常有力地站了起来。他斟了满满的一杯红酒走到省住建厅厅长王智光面前,发自肺腑地说:“王厅长,崀山申遗一路走到今天,不管结果怎样,我和新宁人民都深深地感激你!”说完,他一饮而尽。接着,又坚定地说:“王厅长,这个项目只要有希望,我和新宁人民就一定要争取,崀山就一定要争取!”

  王智光,作为中国丹霞申遗常务副组长,他这4年几乎是在殚精竭虑中度过的。此刻,当他看到一个县委书记在面对几乎山穷水尽的困境还有如此坚韧的斗志,热血又一次沸腾了,他和陈优秀猛地碰了一下杯——干!

  2010年6月2日的这次会面,没有成为最后的晚餐,反而变成了一次力挽狂澜、化危为机的重要会议。省住建厅组织国内外专家对IUCN的评估报告进行解读,报告并没有全盘否定“中国丹霞”,而且报告中对崀山的遗产价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问题主要是对中国科学家研究的丹霞地貌概念没有完全认同。这就有了希望,有了柳暗花明的曙光。后来有人说,中国丹霞申遗能够走出低谷,又一次开始在低谷中的沉重起飞,这是一个转折点,有人把这次会议称为崀山申遗、中国丹霞申遗的“遵义会议”。

  面对严峻形势,6省提名地汇聚北京,在北京设立“中国丹霞”申遗临时指挥部。6月中旬,由教育部牵头,会同住建部、外交部等相关部门商讨形势与对策,提出邀请教育部原副部长章新胜为高级顾问,率团出访巴黎、日内瓦,去IUCN 总部和世界遗产中心就中国丹霞的遗产价值做陈述、解释,对属于中国的丹霞地貌学说进行申辩和说明。章副部长曾任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现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然而,就在这厉兵秣马之际,章副部长的出国手续却卡壳了。

  这是北京近十年来天气最反常、最炎热的一个夏天,气温超过摄氏40度。烈日之下,王智光、陈优秀以及其他提名地的同志兵分两路,请求各部委支持。年轻有为的县委副书记唐克俭也飞抵北京,开始到处奔波。在多方努力下,外交部外管司特事特办,由教育部向国务院打报告,交杨洁篪部长、刘延东和戴秉国两位国务委员审批,终于在7月9日办理了章副部长的出国手续。

  2010年7月25日,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隆重开幕。

  在韩永文副省长的率领下,湖南崀山申遗代表团提前一天赶到会议地点,几乎来不及倒时差,他们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中国代表团团长师淑云,在不知疲倦的沟通洽谈中劳累过度,两次晕了过去。中国丹霞申遗专家组咨询组组长梁永宁教授,没日没夜地赶材料,每天只睡上两三个小时,眼睛布满了血丝。

  巴西时间8月1日下午17时,北京时间8月2日凌晨4时,中国丹霞正式开始接受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审议。这是决定中国丹霞申遗命运的一个黄昏,先后有13个委员国代表进行14次发言,绝大多数国家的代表认为中国丹霞符合世界遗产第七、第八条标准,将此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有利于国际社会对这种地质现象的重视和研究。随后,大会主席宣读了由巴西、俄罗斯等16个成员国递交的支持“中国丹霞”的报告。大会主席茹卡·费雷拉环视四周,见没有异议,一声“adopted”(采纳),果断地砸下木槌,一锤定音,宣布“中国丹霞”正式进入世界自然遗产行列!

  陈优秀立即将这一喜讯发回新宁。顿时,烟花怒放,鞭炮齐鸣,山城沸腾了!省委书记周强获悉申遗成功后,在第一时间发来了祝贺的信息,并在当天的省委常委会议上宣布了这一喜讯。

  中国丹霞捆绑申遗,是崀山人的一个非凡创举。甚至有人说,没有崀山,就没有中国丹霞申遗的今天;中国丹霞申遗成功,不仅是中国丹霞的胜利,更是科学的胜利!丹霞——这一由中国学者发现、命名的地貌和概念,随着申遗成功也正式获得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这是第一个由中国人命名的世界自然遗产。

  崀山,亿万斯年,她一直孤独地面对世界。而今,一夜之间成了最年轻的世界自然遗产。崀山人更加深刻地意识到,申遗成功不是结果,而是开始。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崀山,不仅仅只有光荣,更是一种责任和使命。这绝美的风景,不止是属于新宁,而是属于世界和全人类。他们必将为世界、为人类承担起保护自然遗产的重任。这是崀山和世界的盟约,也是人类和自然的盟约。

本文标签:
内页底部
崀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 地址: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崀山北大门 电话:0739-4822405
新宁县旅游局 地址:湖南邵阳市新宁县大兴路 电话:0739-4835188
湖南崀山恒源国际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邵阳市新宁县崀山北大门 电话:0739-4705478

湘ICP备11000972号-1

湘公网安备 43052802000110号

本站关键词:

美丽中国 崀山 崀山旅游 湖南旅游 丹霞地貌 自然遗产